追蹤
Always Keep The Faith
關於部落格
Always keep the faith
二次元來的Graffitier/Vampire/十番隊第五席/神田部隊/伊達軍/海常高校バスケ部/Cassiopeia/赤司太太
推して参るψ( ˋ∇´)ψ
AB型‧PG‧隊長‧赤髮‧刀男子=❤️
  • 9894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Mental Illness Is Not A Personal Failure

171218

憂鬱症那段日子以來,已經很久沒有哭到眼睛這麼腫這麼痛用掉這麼多衛生紙了。

 

本來要翻譯的稿子只得往後延,改成拿起最近最有效的自救方法《文豪野犬》第一季EP3和第二季EP13出來看,每次聽見敦那句「活著可以吃到茶泡飯,可以睡在有天花板的房間,可以迎來早晨的陽光,可以理所當然地迎來晨光」都能讓我豁然開朗,但今天卻參雜苦澀。

 

亞連說過「只要活著,傷口總有一天會痊癒,儘管會留下傷痕」,織田作之助說過「人到死前終將明白,生存的理由就是為了救贖自己」,而我如此憤世嫉俗卻堅持活著的理由則是因為救命恩人優大人還努力活著,所以我也要活著;是因為有想要守護的人,所以活著。我也曾經認定自己這輩子就是注定無法快樂的人,而且我還把唯一能讓我快樂的舞蹈練到變成折磨,但其實不跳舞了以後,我逐漸發現很多事情雖然確實不如當初跳舞那般能帶給我最大值的快樂,但是並不代表這些小確幸所累積出來的快樂不值得珍惜。我才知道,原來對我們這種人來說,快樂不是天生就能感受到的,而是要緩慢地一點一滴培養出來的。

 

當然現在在這邊說得好像很了不起,但是我當初也是絕望到想一了百了,不然就不會明明只是一個家族飯還受到如此嚴重的打擊,只因我深知一看到這種新聞,復發的可能性會馬上飆升。當下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為什麼我救不了他呢?然後很後來才想起我根本實際上不認識這孩子,也沒有見過他。大概是因為當年實在是太想被人拯救,所以導致後來自己看到這種事情就會有莫名的罪惡感。

 

從以前開始翻譯kpop新聞以來,就一直很害怕某天頭條上出現的人名,不再是只聽過名字的前輩,而是自己熟悉的藝人。我們陪著小海走過喪父之痛,陪著允浩哥走過恐怖事件,陪著曹阿圭歷經九死一生的車禍,隨著歲月流逝,我們以為每團的成員終將都各奔東西,感嘆你們多年來始終如一的團結的時候,為什麼我們會面對與你永遠的別離呢。

 

然而是真的很痛苦吧,作為一個過來人,真的只想抱抱你,說這麼多年來真的辛苦了。只是平安抵達那邊之後,託個夢給成員們和粉絲們好嗎,不然大家會自責到死。鐘鉉哪,在那邊的世界要快樂喔。

 

人生如此痛苦,想要活著真的就已經很了不起了。謝謝這些年來聽了我說過無數遍一輩子沒辦法快樂起來、沒有辦法吃飯也沒辦法睡覺、不知道要怎麼死也不知道要怎麼活著、只想見到秉憲、只想見到小征,然後就鼓勵我去追啊、去見啊、人生苦短最重要的是對自己好的香香和蕾蕾,沒有你們就沒有今天的我。雖然我一直很害怕之後沒有好男人要收養我,會永遠被留在收容所,但是仔細想想這輩子遇到過你們兩個好到讓我願意翻肚皮的飼主也夠幸運的了。

 

 

171219

 

昨天哭到半夜睡覺之前,最後哭到頭痛甚至想吐,完全確定憂鬱症復發,所以上班請假去拜拜,拜完之後終於好多了。

 

我跟神明拜託,希望你能順利被超渡,不要一直在人間徘徊;我跟神明請求,因為你剛剛過去,希望他們能多照顧你,希望現在的你沒了苦痛,能夠過得快樂。

 

回家之後看到了遺書的新聞,一字一句的心境與當年是那麼熟悉,然後要不是我不知道他的醫生是誰,不然真的想去揍他一頓。「你已經比很多人幸福,還有更多過得比你痛苦的人」、「不懂你為什麼要這麼痛苦」,你他馬的到底有什麼資格當醫生啊幹,難道有任何一個憂鬱症患者是自己選擇要這麼痛苦的嗎?現在隨便抓一個路人都知道過得越光鮮亮麗的人憂鬱機率越大,你身為一個醫生卻因為他是藝人而責備他沒有資格難過,這不是醫生失格是什麼?

 

我也是上次與有恐慌症且諮商經驗豐富的演講者密絲飄私下聊過之後,才知道原來台灣很缺乏諮商師,所以那些掛有名號的人,少數是真正擁有專業的醫師,大部分只是有修過相關課程得到證照的人,或甚至有些學校輔導老師只是大學時有修過心理相關課程,比較有耐心的人而已。因為我試過學校輔導老師、外面的諮商師和醫院身心科心理醫師,也吃過藥,但我覺得通通沒有用,最有用的還是我家的哀斗,我都嘲笑自己是醫生也束手無策的重患。

 

密絲飄聽了我的狀況,鼓勵我其實好的心理醫生真的很難找,遇到不適合的就要勇於換掉,總會遇到一個適合自己的。所以在此我也要呼籲有緣看到我的po文的朋友,真的不要試了一兩個覺得看醫生沒有用,就像我一樣認為自己是醫生也救不起來的重患,要勇於嘗試新的醫生,不要覺得是自己的錯,就像密絲飄對我說的:「心理醫生的責任就是幫助人,沒辦法幫助你是他們的能力不足,不是你的問題」。

 

因為我知道該密絲飄有男朋友,所以我也問了我疑惑許久的一個問題,就是患有心理精神疾病的狀況下,到底要怎麼樣知道對方是真心願意包容自己,難道不會擔心對方被自己嚇走嗎?然後她問了我的情況,我跟她說我除了兩個真的很好的朋友當初就知道我的症狀外,我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也不敢提起,就算症狀發作了,也不敢取消和別人的約,還是會偽裝正常去工作或是朋友聚餐。

 

結果她問我不敢說的理由是什麼,我說是因為怕別人擔心,因為從小開始實在有太多人,當我跟他們訴說煩惱,他們不是眉頭緊皺問我:「為什麼要煩這種事」、「都是你想太多」,不然就是一臉抱歉地說:「對不起我真的不懂」、「不好意思我幫不上忙」,跟別人講自己的煩惱,反而會造成別人的困擾,還會讓我覺得自己很沒用,最後就覺得還是不要跟任何人說算了。

 

結果她問了一個令我當頭棒喝的問題:「那你覺得怎樣才是有用的人呢?」

 

老實說第一個想法,我覺得全世界大概除了我都是有用的人,因為他們再難過也不會動不動就想死。但是靜下心來思索許久過後,我現在的答案是,能夠守護他人的,就是有用的人。所以我認為儘管如此,救不了鐘鉉的我們也是有用的人,因為我們守護他到人生的最後一刻。

 

今天好不容易下定決心還是要訪問翻完,雖然也曾懊惱過難道粉絲與偶像的羈絆真的如此脆弱嗎,但畢竟我這條命是秉憲救起的,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因此我認為儘管如此,鐘鉉靠著他的人格和音樂,幫助過、治癒過粉絲的事實一輩子也不會改變,而粉絲們讓鐘鉉感動過、溫暖過的事實也永遠不會變,人生苦短,只要我們曾經在彼此的人生中留下美好的回憶過,那就足夠了吧?

 

所以我跟主編說,如果透過我們雜誌,讓更多的粉絲能被偶像治癒,而之後也能讓更多偶像感受到來自粉絲的溫暖,那我想一切的努力就夠了,我們做的,一定是能讓世界有更多溫暖的,有價值的事。

 

最後再次呼籲各位憂鬱症同胞們,如果真的覺得看醫生吃藥沒有用,請務必試著和我一樣追星看看,請務必試著和我一樣看動漫看看。

 

人類的世界其實不只你所生活的周遭,一旦追星了,你的偶像所生活的世界,也會成為你生活的一部份,像我即使生活中沒有能聊「太窮每天只能吃泡麵好靠杯」種話題的朋友,但是我只要一想到允浩哥以前最窮困的時候還睡過首爾站,我就能轉換想法,覺得自己要像他學習不屈不撓的精神;老實說他歷經anti事件後語重心長的那句「活在世上,幸福比苦痛多多了」,我這個天生就比較纖細敏感的人,從來沒有切身同感過,但是每次我覺得撐不下去的時候,想到這句話,我就會很單純覺得,好吧,既然哥這麼說,那我還是再相信一次好了,因為我捨不得否認我哥啊。

 

而倘若愛上動漫人物了,我覺得真的就不會覺得自己病得很重,像我們家小征就是被大家說中二病又人格分裂還有病嬌傾向,但是我真的是遇見了他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包含二次元)會有成長過程和我如此相像的人,然後看見他的成長與轉變,我也才能下定決心要努力更愛自己、要過得更幸福。

 

如果沒有追星或喜歡動漫,我就會一直因為自己與他人太過格格不如,因為找不到同伴而痛苦,但是因為追星和喜歡動漫,讓我接觸到了許多和現實生活中不一樣的人,有許多像我一樣不小心對夢想努力過頭就會變成不良少年的夥伴,或是為了朋友可以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的瘋子,認識他們之前我都覺得自己是怪胎,我一定不是這世界的人,認識了他們之後我更加確信自己是外星人,雖然短時間沒辦法回到自己的次元,但起碼遇到了這麼多和我一樣怪,甚至比我更怪的怪胎,我覺得無比欣慰。起碼我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憂鬱症不藥而癒了,雖然偶爾會像這樣復發,但是起碼我能明確知道只是暫時而已,我總會好起來。

 

「大家都很痛苦,大家都很脆弱」,如同我最近常聽的治癒ASMR VOICE的這句話一般,真的千萬不要覺得有憂鬱傾向或憂鬱症的自己很沒用,因為其實人類就是很脆弱,我曾看過這樣一句話「全世界所有物種中,只有人類會自殺,其他動物都是拚了命地活下去。」因此生為人類,會活得痛苦、會想死大概就是原罪了,不要覺得都是自己的錯,生命本來就脆弱,重要的是擁有生命的時候,我們可以做什麼。不必堅強也沒關係,不用努力也沒關係,只要誠實面對自己的情緒就好,當你拋下了面具,你也才能認出真正愛你的人,即使你認為沒有人會愛這樣的你,但是真的,當你拋下後,愛你的人肯定會出現的,起碼我跟你保證,你家的狗一定會繼續愛你。

 

#MentalIllnessIsNotAPersonalFailure

#身心疾病並不是個人的失敗

#종현아이제편히쉬어줘

#大家下輩子一起來當遇到好主人的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