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Keep The Faith

關於部落格
Always keep the faith
二次元來的Graffitier/Vampire/十番隊第五席/神田部隊/伊達軍/海常高校バスケ部/Cassiopeia/赤司太太
推して参るψ( ˋ∇´)ψ
AB型‧PG‧隊長‧赤髮‧刀男子=❤️
  • 961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果然那些年社團充們的青春戀愛喜劇沒搞錯(下)

總算迎來久違地熱舞社與籃球社重疊訓練時間的日子,但我幾乎是有點忘了這幾天到底是怎麼過的……生理期結束後馬上就是段考,為了彌補請假和臥病在床時所欠下的讀書範圍,後來幾天根本就是天天熬到半夜,考完了以後為了比賽又馬上展開如火如荼的練習,幸好比賽成績不錯,然而因為賽前特訓所欠下的補習也不少,所以考完試、比賽完後,也還是每天忙著去把之前補習所欠下的課補完,唉,才高一就如此繁忙,我到底為什麼會考到洛山高中啊?!

雖然還是每天都有和赤司君來往簡訊,不過因為每天上完課、練完舞再念完書都已經凌晨了,不用說沒時間以電話大聊特聊,簡訊中也無法長篇大論,再加上我也不是喜歡抱怨的性格,只是真的有種很久沒見到他的感覺了……只能每天看著手機中之前別的同學傳來的赤司君的照片,稍稍想像一下他實際說出簡訊中那些鼓勵的話語會是什麼表情罷了。

話說回來,赤司君他們籃球部最近也是為了I.H的事情非常忙碌,雖然偶爾也想靜靜看他打球,或是等他練習結束後一起回家之類的,儘管赤司君不用補習,但他學生會的工作量也完全不容小覷啊……總而言之這段期間我們彼此算是都過得「異常充足」,充足到無法上演浪漫校園愛情故事吧,誰叫我們是「社團充」呢!


「社長,那我們就先回去囉!」

「謝謝社長,辛苦了!」

知道我習慣留下來多練習的社員們一一跟我道別,今天不曉得又要練到多晚呢……

「嗯,你們先走吧,路上小心囉!」

語畢把音箱的音樂調回一開始並加大音量,深深覺得擔任幹部得帶人的毛病就是,盯完社員舞姿他們的動作都對了,但是自己的舞姿仍未經雕飾反而與他們不一致了,所以我才會習慣留下來確保自己的動作也如出一轍。

此外,畢竟是有社長這一頭銜在,倘若自己能力不夠「徹底出眾」,那麼領導時也會毫無說服力,這一點我還是心知肚明的。

跳著跳著果然因為想著這些雜事又出錯了,反覆確認了動作角度、力道與拍點,再一次把音樂調回剛剛失誤的地方。


「社長,不好意思可以打擾一下嗎?」

正當我埋頭練習的途中,節奏感強烈的音樂聲中,突然傳來快被音量掩蓋住的不協調聲響。

剛剛不是通通回去了嗎?怎麼過這麼久又突然跑回來?

「怎麼?有事情明天社團再說也可以啊?有必要大老遠跑回來嗎?」

於是乎我停下動作走向門口,沒想到等待著我的是--


思念已久的緋紅髮絲與溫暖笑顏。


「好久不見了啊,龍崎桑。」

他輕輕上揚的嘴角與赤黃眼中流淌出的溫柔,令我突然有點呼吸急促。

不過就兩三個禮拜沒見,赤司君原本有這麼帥氣嗎?

或許是異色瞳與紅髮使然,那一瞬間我竟覺得在眼前的赤司君好不真實。


「赤、赤司君……你怎麼會在這裡?」


「龍崎桑,我之前就跟你講過,我負責鎖門了吧?」

仍舊是充滿笑意的眼神,他逐漸朝我走近,然後伸出手。


「我說,過量練習可是對身體不好的喔,龍崎桑。」

赤司君一邊摸著我的頭,一邊把視線降低到與我平視的位置。

我覺得很不好。

我覺得非常不好。

這種心臟加速到快整顆跳出胸口的狀態是怎麼回事!!!!???

這種臉頰迅速充血發燙和胸中的燥熱感是怎麼回事!!!!???

這種想要馬上挖個洞躲起來或逃亡到宇宙去的感覺是要我怎樣!!!???

不要用那麼溫柔的表情直勾勾地看著我啊赤司君!!!


「看吧?妳果然是中暑了吧?」

下一秒他的手已經到我的額前。

誰跟你說是中暑!!!???

會這樣還不都是你害的!!你這罪魁禍首!!

你進來前人家明明還好好的健康得很好嗎!!!


「今天練習就到這裡吧?妳坐著休息一下,等等我送妳回家。」

「……不是中暑啦!」

我輕撇開他的手,而他只是一臉發愣地看著我。


「那有哪裡不舒服嗎?」

「沒有啦!」

他的雙眸中映滿疑惑與擔心……嘖!不要給我裝無辜喔你!!

「真的?」

「真的啦!」

我轉過頭去準備關掉音樂,都這種狀況了還能繼續練下去嗎!?真是。


「那妳為什麼要生氣?」

赤司君平時不是很會察言觀色的嗎!!!

「我沒有生氣!」


「是嗎?不過平常的龍崎桑可是不會如此急躁的呢……這麼久沒見面,難得我都刻意來找妳了,妳就只否決我的所有發言而什麼話都不說嗎?」

這個人!這種從容淡定的語氣!是來找我談判的嗎?

不過仔細想想他好像又一點都沒說錯……


「…………那個、赤司君。」

「嗯?」

「我現在腦袋很混亂,而且--」

「我知道了,那妳先去換衣服吧,我在這邊等妳,我們再一起回去。」

傻眼了,這個人會讀心嗎!!!???還有最後那個燦爛的笑容是怎麼回事!!

到底是今天的赤司君太奇怪還是今天的我根本就不正常!!!???

不,明明遇到赤司君前我都還很正常的啊!!!

算了,總而言之先去冷靜一下腦袋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妳慢慢來沒關係。」

赤司君再度給我一個上勾的嘴角。

平常的赤司君有這麼愛笑嗎?到底。

從化妝室出來後,赤司君站起身來,仍以愉快的眼神望向我。

赤司君今天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好事了嗎?真的很怪。

「總覺得龍崎桑的制服,很罕見呢。」

「嗯……因為平常都是在社團活動見的時候比較多吧?」

「很可愛。」

「欸欸?!」我聽錯了嗎?我聽錯了吧!

「龍崎桑的制服,很可愛喔。」他竟然大聲地再度重述了一次。

「喔、喔……謝謝你。」

平常對可愛這種形容詞就有點不知所措,畢竟我認為自己的性格還是比較男孩子氣一點的,更何況平時的赤司君不會說這種話的,為什麼今天這麼見外!?

「那麼我們可以走了嗎?」

「嗯。」我低頭收起手機、社團日誌等東西進書包,關好音箱,突然想起某件事情。

「啊,對了,赤司君,這個給你。」

紅色紙袋裡放著的是之前經痛那天他背我回家的謝禮,這兩天帶來學校時總忘了拿給他或遇不到他,結果又帶回家冰……突然覺得今天赤司君來找我真是太好了。

「這是?」

「蜂蜜醃檸檬,上次的謝禮,上次真的很謝謝你。」

我朝著臉上滿是訝異的他笑了笑,現在總算覺得能好好面對他了,大概是想起我們互動的方式了吧。

「運動社團應該都常常會吃這種東西補充體力對吧?所以我偶爾也會做一些給社員吃的。」

「妳親手做的嗎?」

「對啊!怎麼了嗎?」

面前赤司君的眼中突然盈滿一種陌生的情感,不過那抹罕見的亮光卻迅速消失了,不過好在笑容仍舊好好地留在他的嘴角。

「那……還真是謝謝了。」

「嘛、雖然赤司君大概在籃球社也會有經理做給你們吃,不過我的蜂蜜醃檸檬可是受到社員們大加稱讚的喔!所以保證不難吃啦,不用擔心!」

我衝著他那副違和的表情爽朗的笑了笑,然後拍了下他的肩,我以為他也會笑出來,結果他反而仍舊是那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不然的話……給我。」不等他反應,我從他手中搶過了紙袋,拿出塑膠盒內的一片檸檬給他,自己也拿了一片起來吃。

「怎麼樣,好吃吧?」我得意地抬頭看著他安靜吃著檸檬片的側顏,心底某處隱隱有種情緒蠢蠢欲動……是突然覺得他這副模樣格外地乖巧嗎?

「嗯,很好吃,謝謝你,還有我並不是在擔心,只是有點感慨。」

邊再度把盒子放回紙袋中的同時,他語重心長地道出令我萬分訝異的話語。

「欸?感慨?什麼啊~赤司君的話,應該從女生那邊收過不少這種東西吧?你這受歡迎的校草是在感慨什麼啊!」說完又拍了他的背一下。


「龍崎桑。」沒想到他竟然迅速抓住我的手腕!!

聽這冰冷的語氣,糟糕,剛剛拍的那下是不是太大力了……


「啊、對不起,如果拍太大力的話我道歉。」

果然今天的赤司君真的,很怪。

「不是那個。」

「嗯?」

他的異色瞳中釀滿了真摯,而我突然有種大難臨頭的預感。

天哪,雖然赤司君沒跟我生氣過,但是感覺他生氣就會超可怕的,怎麼辦……

而且他到現在還沒放開我的手,到底是為什麼突然這麼生氣……

「呼--」只見他靜靜地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輕輕放下我的手。

「龍崎桑,我思考了很久,但我還是決定說出口,因為我再也受不了了。」

天哪,我是對他做了什麼事情!?有讓他需要深思這麼久才能說出口嗎!?

「我從第一次見面那天就喜歡妳了,請妳和我交往。」

蛤!!!!????

我沒聽錯吧!!!???

交往!!!???


瞬間腦袋又再度開始混沌起來,呼吸也再度加速,雙頰熱到不像是自己的。

而我竟無法完整消化這句話的意義,更別說是組織語言給予回應。

「我再也受不了那種模糊不定而極度不安的感覺,只要看到妳因病痛苦時,或像之前比賽前夕感到無力時,抑或是又一個人單獨留下來逼自己練到完美時,就讓我無法克制心疼和想要保護妳的衝動。我知道妳十分擇善固執,自己決定的事情就會堅持到底,也因此才更想有個適當的身份和權力來照顧妳,而當作為朋友已經無法達到我想要的目標時,我只能渴求更多……」

「赤司、君…………」

他的瞳孔中閃爍著誠摯的光芒,語氣儘管一如往常的冷靜平淡,但能透過與平時稍稍不同的抑揚頓挫和堅定的眼神,確實感受到他一字一句背後的激動。

「我喜歡妳,所以想要更加關心妳、盡全力對妳好、讓妳快樂,我再也受不了繼續把這些情感通通壓抑起來,也受不了摸不清妳的心思而忐忑不已,甚至嫉妒猜疑的各種情緒,這讓我很痛苦……」

沒想到迎上他真摯目光的同時我竟眼角泛淚了,原來我們彼此的心中,有過這麼多同樣的難耐;原來一向被別人百般依靠的我,在他心中是這樣的存在;原來這世界上,除了有許多我覺得自己該照顧的人,也會有如此想照顧我的人存在……我又何嘗不是,因為摸不清赤司君的心思而惴惴不安到差點沒直接放棄過,畢竟我最討厭無法迅速果斷的事物了啊!更何況我……

「可、可是我……」這話令人難以啟齒,但卻是我認為非得讓他清楚明白的事情。

「龍崎桑?」赤司君把雙手輕搭上我的雙肩,再度把眼神降到我的視線高度。

其實他這一動作總是溫柔地讓我想直奔他的懷中,一直覺得,備受寵愛的感受似乎就是如此吧。

瞬間突然感覺到奪眶而出的淚靜靜滑過臉頰,而赤司君皺著眉以手背輕輕將淚拂去。

沒想到竟換得更多的淚水潸然,視線開始模糊不清,喉嚨極度濕潤而哽咽,但該講的話,無論如何沒講出口之前,我都無法心安。

「我……雖然也喜歡赤司君……」倏地他把我抱入了懷中,溫熱的體溫和緊環的手臂令我感到從未體會過的安穩,但淚水卻越發無法克制,「但是因為種種過往創傷的關係,沒有辦法輕易相信別人,更不用說承諾,我、覺得……就算感情再好,總有一天……也還是會離我而去的……大、家都會拋棄我…………」


一下、兩下。

赤司君輕拍著我的背,另一隻手緊緊摟著我的肩。

緊得像是,要我忘記所有的悲傷,告訴我他在這裡一般。

「我知道,妳可別小看學生會長的情報網啊。」

一句「我知道」就如同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般,儘管後面那句話令我噗哧一聲笑出來,但隨後又哭得更加悽慘了,用淒慘來形容真的絲毫不超過。


「我知道妳很怕再受傷,但無論如何我還是想跟妳說,我喜歡妳,我愛妳,就連這樣的妳我也愛著。況且不是所有人都會拋棄妳的,我答應妳,會一直在妳身邊,所以讓我把妳所有的不安都卸下,讓我使妳再重新開始相信人,讓我來帶給妳幸福快樂,好嗎?優杏。」

「………好。」

肆意作亂的淚水再度潰堤,而赤司君就這樣抱著我不停安慰,直到呼吸終於緩和下來為止。


赤司君逐漸放鬆了手臂,不過現在哭成這麼醜我怎麼能見人,在赤司君把我拉離胸口前馬上用手遮住了臉頰。

「優杏,把手放下好嗎?」

突然被喊了名字,心中的小鹿瞬間不受控制地橫衝直撞起來。

赤司君儘管口中這麼說,但手上卻是強迫把我遮住臉的雙手掰下,開始用衛生紙幫我擦哭得亂七八糟的淚痕。

「啊……赤司君,不要看,我自己擦啦!」一隻手遮住臉,另一隻試圖手搶過他的衛生紙。

然而世界總是殘酷的,赤司君的本性總是霸道的,儘管以前就透過相處略窺一二,更不用說現在兩情相悅之後。


「優杏,現在該叫我征十郎了吧?」

赤司君光用一隻手就把我雙手手腕一把束縛於胸前,然後另一隻手固執地拿著面紙幫我擦淚,我只好以用力閉上雙眼以示抗議。

「征、十郎……君。」

「『君』就免了。」

「……好啦。」

正當我覺得征十郎應該擦完而能夠睜眼時,嘴上一陣難以抵抗的濕熱襲來,緊接著是檸檬和蜂蜜清爽而甜蜜的滋味,心臟狂奔不已的我震驚地睜大雙眼,對上的是正要離開我眼前的得意笑容。

「真是的,妳怎麼會這麼可愛啊!」隨後他又摸了摸我的頭頂。

呼吸急遽加速的後果是,突然有種征十郎的笑容在發光的幻覺產生。

「誰、誰可愛啊。」為了無視這種幻覺,以及初吻被奪走的不真實感,我瞥過頭去。

「我的女朋友最可愛了啊。」沒想到征十郎歪過頭迎上我的視線!

「女朋友」一詞竟讓我又慌亂害臊起來,燒燙的臉頰一定要這樣背叛我嗎!

果斷再度撇過頭去,我真心沒想過被告白之後面對他會更害羞啊!!!


「我說,優杏,」征十郎單手抓住了我的下顎,把我的臉轉回正面。

這是什麼少女漫畫情節!?我真心以為我的人生中只會有少年漫畫的熱血。

「妳再不正視我的話,我就要再親一次囉。」這傢伙竟然!!!

你都不害臊的嗎你你你!我突然覺得自己被他剛剛誠懇的告白給騙了!

面對這個人我根本束手無策好嗎!你哪需要什麼男朋友的頭銜來制約我!

可是…………………………這種感覺又說不上是討厭。

「我看你就是了嘛,拜託不、不要再親了。」臉似乎還是很紅的我只能皺眉示意不爽。

「欸?好不容易兩情相悅了,為什麼不想呢?難得現在優杏的臉紅得這麼可愛。」

不得不承認,能若無其事講出這種台詞的他,不愧是其他女學生口中的「赤司大人」。

「不要講出來啦吼~!!!」

「嗯?為什麼呢?」這個人絕對是故意的!!!

「………因為………很害羞。」

他就是沒逼我說出實話不罷休吧他!!!

「這樣啊……」只見他的異色瞳中加深了詭譎的笑意。

「那我就讓妳再害羞一下好了。」


等我反映過來時,已經又被征十郎吻了一次。

蜂蜜檸檬的酸甜和初吻的滋味完美呼應,我對這半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巧合深感不可思議。

突然覺得……做給他蜂蜜醃檸檬太好了。

「好甜,剛剛吃了優杏的蜂蜜醃檸檬真是太好了。」

這傢伙八成真的會讀心術吧喂!!!

征十郎對我笑了笑,剎那間發現一向聰明沉穩的他,此刻竟純真地笑得像小孩一般,大大的雙眼中盡是真誠的喜悅。

心底一股熱騰騰的暖流渲染開來,一路逐漸蔓延至雙頰。

原來重新相信別人、接受別人的心,就能見到如此美好的畫面嗎?


「怎麼突然笑得這麼開心?」征十郎笑著問。

「只是突然覺得征十郎的笑容好像小孩子,真可愛,呵呵。」

沒想到征十郎完美無瑕的勝利表情瞬間呆滯,我突然懂他剛剛稱讚我穿制服可愛時我是什麼反應了。

我們兩個竟然在這種地方相像也是頗奇葩的,這該不會也是一種天造地設吧?


「好啦,別笑了,回家吧。」征十郎一把抓起我的手走向門口。

「嗯!」


掌心微熱的溫度傳達至胸口,覺得整個人的心中突然被踏實的安全感和信任給填滿,原來有個人可以依靠,甚至會霸道地要你依靠他,是如此幸福的事情……

出生以來初次體會到的情感此刻真實地刻畫於腦海和心房……原來活著,不光只有單打獨鬥的硬撐,不光只有必須成為別人的靠山這些義務……原來自己,值得幸福地被疼愛,思及此,心底對征十郎的喜歡和感謝就不禁沸騰起來。

「征十郎。」我回握緊征十郎的手掌。

「嗯?」他溫柔地望向我。

「謝謝你,我也愛你喔。」

只見征十郎赤黃的眸中先是閃過訝異,再來是喜悅,最後則是猶豫。

「優杏,妳是想在校門口被親的意思嗎?」

「不是啦!為什麼一定要親啦!」

「都是跟我告白的優杏太可愛的錯。」

「跟我告白的征十郎才更可愛好嗎!」

於是乎,今後就開啟了我們共患難見真情的高智商笨蛋情侶生活日常……

都是那個「赤司大人」的錯。

都是霸道征十郎的錯。

都是笨蛋小征的錯。

***

「啊~~~終於看完了!!」在我懷中的優杏邊喊著邊高舉雙手伸起懶腰。

「果然優杏高中時就很可愛呢。」我摸了摸她的頭頂,深深覺得自己把這個美嬌娘取回家真是做得太好了--喔,雖然我們還沒正式結婚。

「更可愛的是小征吧!話說回來,我永遠忘不了小征第一次稱讚我可愛的那個時候。」

優杏果然,也記得很清楚啊。

「是我跟你告白那天對吧?」我笑著欣賞她點頭如搗蒜的純真模樣。

「那天也是優杏第一次稱讚我可愛的時候,真是嚇傻了呢。」

「哈哈哈,我們彼此都被對方嚇呆了吧!畢竟是成長過程中都一向被說成熟穩重的人。」

開懷大笑的優杏如此美好,讓我更想故意揉她的頭頂了--更正,我已經這麼做了。

「這麼說來,優杏也馬上對我告白時我也嚇到了呢,我以為優杏不擅表達這種感情的說。」

「我是啊!我對家人也不太說的呢,不過呢……」優杏得意地環上了我的頸項,甜笑著說到,「我可是從以前就決定對自己真心愛的人一定要大聲說出來讓他明白的喔!」

果然,我的優杏就是這點討人喜歡,我怎麼能不溺愛!

「再說面對小征這麼霸道的人,我沒有自己的絕招也是不行的啊!」

看來這傢伙是老早就抓準我的弱點了吧,調皮的笑容於我眼前再現。

「喔?什麼絕招呢?」嘛,我們的相處自然有老規矩。

「雖然我本來不擅長撒嬌和告白,但是人家為了小征可是很認真努力了啊!」

每當優杏這麼講的時候,就是代表拉鋸戰已經開始了。

「這樣啊,例如說怎樣的努力呢?」

「像是小征我愛你啊!I、LOVE、YOU!」

邊說邊閉起雙眼,然後往頭上比一個大愛心,並皺起鼻子露出笑容,頭還往旁邊歪的優杏,宇‧宙‧無‧敵‧可‧愛!!

「好吧,妳都這麼努力了,那我又怎麼能辜負妳呢?」一把扛起懷中的愛人,將她的腰放至肩上,起身往寢室走去。

「欸欸欸小征!!!你要幹嘛!」雖然明知故問故掙扎的優杏也很可愛就是了。

「時間這麼晚了當然只能做一件事囉?」

「小征!讓我自己走!」

「不要,除非妳說理由。」

「因為你這樣扛著我很害羞啦!」

「那正好,我就讓妳變得更加害羞吧?」

「小征!!!」

無論回頭看幾次都覺得,儘管這一路走來不是一帆風順,甚至可以說有比他人更多的苦難與折磨,但正因為有彼此不離不棄的陪伴,所以能活到現在、能一起走到今天,真是太幸福了。

優杏,我的人生因為遇見了妳有多幸福,我有多感謝妳出現在我的人生中,希望妳一輩子都記得,我愛妳,這輩子的整顆心整個靈魂,都至死不渝地愛著妳。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