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Keep The Faith

關於部落格
Always keep the faith
二次元來的Graffitier/Vampire/十番隊第五席/神田部隊/伊達軍/海常高校バスケ部/Cassiopeia/赤司太太
推して参るψ( ˋ∇´)ψ
AB型‧PG‧隊長‧赤髮‧刀男子=❤️
  • 961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親愛的國木田君

 

  今天重新把第一季第七集看完,實在是覺得太宰和國木田君的對立很有意思,不站CP的出發點上,一個是覺得世上沒有所謂真正的正義,對正確性的追求只會害死自己與他人;一個是即使歷經無數痛苦,仍誓死追求正義的理想。

 

  「沒有誰不對,除了這個結果以外別無可能。正確性是一種武器,就算能用它傷害別人,也無法守護拯救他人,殺害了佐佐城小姐的,最後還是蒼之王,以及你的正確性。國木田君,只要你繼續追求那個理想,那麼蒼之王的火焰總有一天也會寄宿在你心中,然後連周圍一起燃燒殆盡。」

 

  儘管自己以前看死亡筆記本的時候是基於私心和當時的判斷妥妥站在L這邊,但我覺得不純粹是警察這邊正確無誤,只能說夜神月實在崩壞得太徹底了不得不抓起來,但其實對正義如此執著的國木田君若走火入魔的話,會不會變得跟蒼之王或夜神月一樣呢?其實我認為可能性頗大。打著正義的旗幟的一群有權人士到最後行的卻是單方面的殺戮,歷史早就重複過好幾百萬次了。

 

  因此我相信夜神總一郎說的「即使法律不全是正確的,但那也是為了大部分的人類訂出來的」。又,提及香港近期的事件,我所追蹤的Draword - 畫字粉絲專業的發言也令我覺得十分中肯:「能夠令公義實踐的,只有仍然相信著公義的每一個人」。

 

  國木田君是只要可以避免,他連敵人或罪犯都不會去傷害的人;而太宰是只要沒用處了,無論敵人或罪犯的性命都覺得沒必要保護的人,起碼我的理解是如此。太宰畢竟是殺人不眨眼的港口黑手黨出身的,然而國木田君卻會因通報通緝犯的藏身之處,導致警察同仁殉職,於愧疚之下代替照顧他的兒子,還會靠掃墓來慰藉已逝之人,只因自己已無法替他們淚流。結果到最後新的犯罪組織率先攻擊的就是國木田君,只因如亂步說的「你是偵探社內最高尚又堅強的人,所以他們才會在一開始就想先摧毀你」,身為與邪惡對戰的一方,善良導致的軟弱終究是件壞事嗎?然而倘若不再相信人性的善良之後,捨身取追求換來的正義又是什麼呢?

 

  國木田君明知追求正義的理想是一條充滿荊棘的道路,仍奮勇獨步向前的身影令我佩服,然而其實以靈魂存在於人世的不適應度或與人類的疏離感來說,我得坦承自己比較接近也比較能理解的是太宰。儘管令我崇拜的是國木田君,但讓我感到溫暖的是太宰,只因我們天生沒有辦法對人類那麼博愛,因而沒辦那麼崇尚所謂人類嚮往的正義吧。

 

  結果雖然國木田君很帥,但是所有二次元中,最讓我覺得最有男子氣概,最帥氣的還是一護了:「我不想當誇大其詞說要拯救世界的聖人,只是沒有辦法見死不救」,渺小如蜉蝣的人生何需論正義之詳,他人有難出手相助就已經夠偉大了,不是嗎?

 

參考資料:[文豪野犬]太宰治单人向及CP向分析/九仞

 

附上自己以前的筆記

17/3/7

  「你是偵探社內最高尚又堅強的人,所以他們才會在一開始就想先摧毀你。」

  小時候開始一直以來堅持不可妥協的理想型的條件之一就是要有正義感,看了文豪野犬之後,一向不控眼鏡的我也因國木田君不分敵我勇於救人且堅持理想的一面令我破例將他視為本命,然而是每次看國木田君因為目睹有人在他面前犧牲,而或崩潰或痛不欲生的模樣,就覺得世界好黑暗……

  我覺得還是該妥協,拜託你不用當檢察官、警察或武裝偵探社社員也沒關係,只要有人被欺負時跳出來保護他這種程度的正義感就可以了T_T

 

 

16/10/21

 

  覺得長了這麼大,還是沒辦法接受為什麼好人會戰死的事實,這不是「電影只是電影」、「漫畫只是漫畫」的問題,而是我的人生的信念有一半以上建築在二次元之上,然後二次元也有一半以上是建築在三次元之上。

  好想現在就來一打閃電泡芙,到底,人生如此苦澀,怎能不以糖分麻痺味蕾?

  上次細谷才講,他很佩服國木田儘管理解了現實的殘酷,理解了即使再努力也會有救不了的人,卻仍舊不願放棄想救的人的理想。這大概就跟以前優對亞連說過「我們是破壞者,不是救濟者」時亞連說的一樣:「儘管如此,我還是想當個可以拯救人的破壞者」……儘管如此,我還是想站在國木田和亞連這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